醉舟

2017-10-12

今天上自习回来,进宿舍楼前,看着几个学生,突然发现,人长得好奇怪啊。。。

昨晚上大学语文,老师特奇葩,挺有意思,她说有个人去看医生,医生问他,抽烟吗,说不抽,喝酒吗,也不喝,嫖吗,也不嫖,医生很生气说,那你看个啥病啊,要个好身体干啥用啊。当时我竟然觉得这话无法反驳。

我所寄住的地方

我看到了

麦子快熟了的田野

还有武士和养蜂人

我妄想吞净这饱含诗句的风

晴风浩荡

我所寄住的地方


结茧的老房子是我

肮脏的蛇皮袋是我

还有迁居异乡的养蜂人

这个季节站成武士的梧桐树

他们全是我,而青天下

我是一颗顽固的石头


我所寄住的地方没有你

因此四季寒暑、白日黑夜、几点钟都不再重要

我嗔怒于偶然的辛勤

光着身子在林子里唱歌

我所寄住的地方

可能只有一只蚯蚓认识我


对,还有敬畏之心

初见你是四月

你是四月湿漉漉的女子

裹着不合时宜肆虐的风

六岁,理应什么都可以包容,累的时候我也想躲进某个树洞,躲他一百年一千年,但是我不能,我所能做的只是睁大眼睛在风里掉那么几滴泪,呵,仅此而已,回过神来看你嘟着嘴巴还是会抱你在怀里。


郑州

2015年11月15日。星期天。郑州。小雨。

一年前的此刻我在三高办公楼的一个房间,大通铺前堆着从重庆带来的所有行李。我是个异乡人,流落至此。

我再从一条条巷道里看不出古风,等待的那几日,我去了我以为并未重建的老十字街,却没找到那家刻章的店铺,尽管我从未与那老者有任何交情,但那时我多半是想哭的。曾几何时,我对这生而具之的故乡的感情一日日骤减,直到我渴望离开它,淡忘它,进而茶余饭后回忆起它。我觉得这是件叫人痛心的事情,如今想起这个我还是会有复杂的心情,罢了罢了。

进入冬天了,果真如在重庆时陈祥所说,北方四季分明。因此他曾多次说过我们都属于北方,而南方有太多戾气,我们会被阴潮的天气捂得发霉。

古镇午夜

就要午夜了
磁器口睡眼惺忪
蓝灰色的天空告诉我
明天依旧好天气


嘉陵江涨潮了
这秋末冬初的季节里
招来许多垂钓者
他们头戴探照灯,叼着烟卷
彼此一言不发
像是中世纪的游吟诗人


皇后在岸边站成一匹小马驹
在天桥底部江水的晕影里
我竟有一刹那的悲怆
但又幸福不已


饥饿超越困惑成为最大的敌人
我翻出箱底一枚枚硬币
珍爱有加地交与送外卖的老先生
运气好时会再换取一包廉价香烟
但这运气迟早会枯竭
虽然它已经枯竭


广播里放着乏味的爱情故事
面前一对情侣经过
此刻我万分焦虑
谁能告诉我如何逃离?

今夜

今夜我要坐至黎明

今夜我只想你

带我走

那天我躺在云端

像只小鹿一样吭哧乱跳

我在阳光里等星星

打算抓到一颗放在林子的草垛里

父母寻不见我

大地上他们是两个小斑点


那天你躺在另一片云朵上

一个满脸泪痕的小女孩

我指挥身下的七彩祥云动了动

使坏撞到了你的坐骑

你哭的更凶说我误伤了你的诺亚方舟

我说别哭了,一会儿哥哥摘颗星星送给你


那天的夜色不尽人意

星星都去了外婆家串亲戚

这俨然使我有些难堪

幼小的你说了句,男人都是骗子

我的妈妈站在门口端碗热气腾腾的荷包蛋

那香气让七彩祥云都咂嘴巴

我一开口它就带我飞了下去

没来得及跟你讲再见


第二天我照例离家出...

YXY
© 醉舟 | Powered by LOFTER